联博统计:李志茗:张之洞档案所见的马关媾和

admin/2020-05-26/ 分类:民生/阅读:

1895年4月17日签署的马关条约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件大事,深刻地影响着近代中国的历史进程。作为署理两江总督的张之洞很体贴此事的希望。他否决媾和,对于民族战争向来主张努力抵制,以为战争是打出来的,纵然吃了败战,也能到达练战的目的,吃一堑可长一智。早在上一年中日战争正式发作前,他就加紧布防,努力备战。与此同时,他也物色人选为他网络情报,以便于知己知彼,运筹帷幄。那时现代西方科技已流行中国,电报这种新式通讯方式运用对照普遍,以是张之洞收到大量来自各方的电报。据曾经为张之洞整理遗著的许同莘称,张之洞留下的电稿有200多册,被他编进张之洞文集的不到一半,所幸这些电稿厥后主要被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珍藏,并列为该所编的《近代史所藏清代名人稿本抄本》第二辑,名为“张之洞档”,2014年由大象出书社影印出书,共172册。有关马关媾和的各方来电,散见于这套书的第71、72、73、74册中,大部门此前未刊。发电人有的是清政府官员,有的是张之洞坐探;新闻源五花八门,有京电、外电,李鸿章本人电报,另有种种门路传言等;内容详略不均,少则数字,多则一两百字,不乏重复相同甚至不实新闻,但都是真实的历史纪录,保留了许多历史细节,不仅可补史之阙,证史之实,而且有助于领会那时社会的心态与反映。

张之洞 

对媾和之反映

甲午战争发作后,在日军的凶猛进攻陷,清军节节溃败,清政府不得不将媾和提上议事日程。1894年12月,清廷派张荫桓和邵友濂赴日本媾和。次年1月13日,张荫桓从北京抵达上海,拟坐船前往日本。其当日日志云:“商局总办郑陶斋、沈子梅来迎,遂搭子梅车,至同文书局。”仅简简朴单一句话,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实在那时上海否决媾和,果然示意不迎接他的到来,对他举行攻击和抵制。张之洞在上海的坐探赵凤昌致电张之洞说:“张使令到沪住同文书局,因在沪粤人有揭帖,禁绝住广肇公所、潮州会馆,且不认同乡,义愤可嘉。”张荫桓是广东人,本应住在广东会馆,为什么住不成而换为同文书局,他日志不写,但从赵凤昌的讲述中可知他是因接受屈辱使命而让在上海的广东人蒙羞,故尤其遭广东人的憎恨和拒斥。对此,张荫桓也不讳言,在奏折中提及此事:“迨行抵沪上,匿名揭帖,遍布通衢,肆口诋諆,相互流传。”可他以为这不是坏事,说明“人心思奋,具见同仇敌忾之诚”,希望朝廷善加利用,督促将士奋勇杀敌。由此可见,他虽肩负媾和使命,但心里也不希望屈膝投降,并非人人眼里苟全身家、没有节气之人。此外,赵凤昌给张之洞的电文中还说:“前日倭国来电,我使往,只准搭商轮去,无非辱我国体,可恨!”而据张荫桓日志,是由于“法公司船期忽改”,“另商订英公司王后船”,并将洋文船名见告日方。说明赵凤昌的这个新闻未必属实,但字里行间流露出其浓郁的爱国情绪和民族气节,与那时整个上海社会的舆论和反映是一致的。

1月26日,张荫桓和邵友濂东渡日本,没想到日本政府言而无信,有意刁难,迟迟不与他们举行正式谈判。2月10日,张之洞的天津坐探汪乔年来电讲述此事:“张、邵赴倭,因无‘全权’字样,倭主不允。昨张长崎来电,拟十八内渡,译署电复缓行,奉旨俾全权,再往媾和”。也就是说,由于日方的无礼阻挠,张荫桓和邵友濂决议回国,但清廷不愿放弃这样的机遇,想办法解决,让他们暂时留在日本。16日,汪乔年又来电,弥补说明日方差别张、邵媾和的理由,系中国的国书中“有请旨语”,媾和大臣“非全权”,故不与开议,他们要求派李鸿章“往议”。于是,朝廷开复之前因战事晦气对李鸿章的追责处分,授予全权,命李“星速进京请训”。同一天,张之洞的下属、上海道台刘麒祥来电:“邵、张两使未刻到沪,倭以全权虚名不允议,有旨改派北洋,约在旅顺集会。”此电注释中日双方经由几天的商量,迅速杀青新的协议,中方改派李鸿章为媾和大臣,定在旅顺召开媾和集会,而原先暂留日本的张荫桓和邵友濂业则召回海内。这一天,道员唐荣俊也致电张之洞:“李傅相奉旨开复上次处分,予以全权媾和,倭要必在旅顺商议。”他这道电文糅合了汪乔年和刘麒祥两电的内容,更为简明扼要。可见,这些电文泉源可靠,内容真实。

18日,汪乔年来电云:媾和地址之以是设在旅顺,是由于日本首相伊藤博文以“傅相年高,不欲劳到倭”,自动示意“即在旅顺议约亦可”。但李鸿章以为旅顺是中国失地,“不欲往”,要求改在“烟台开议”,日方不予赞成。25日,汪乔年向张之洞讲述“旅顺议约”新希望,西方各国以为在旅顺议约系“军前求和”,劝李鸿章不要去。同时还提及他听到的日方媾和的基本条件有“一割地,二赔款,三韩为自主邦,四添通商码头,五列倭等最优之国”。对此,他加了四个字的谈论“倭望甚奢”。厥后的事实是“倭望并不奢”,《马关条约》不仅以此基础,还增加了许多更为太过的内容。就此看来,李鸿章尚未进场,媾和的局势已经奠基,基本无法挽回。3月2日,汪乔年来电:“议约事,相当到倭国。”但为什么李鸿章当到日本媾和,则不见有注释。越日,唐荣俊也说了这件事,乐观地预判:“探其情形,和议易成。”

自2月13日,清廷宣布李鸿章为头等媾和全权大臣后,汪乔年和唐荣俊经常向张之洞汇报李鸿章的行踪和动向,可以大致勾勒李鸿章的行动轨迹。

2月17日 李鸿章拟于19日交卸直隶总督篆务,21日入都请训。

2月19日 中午,李鸿章从天津启程入都。

3月4日 李鸿章定明晨出都。

3月7日 李鸿章今早到天津,11日后赴日本。

3月11日 李鸿章将于14日出发去日本。

3月19日 李鸿章早上抵达马关。

以上这些,再加前面已经叙述的部门,不啻李鸿章的日谱。查李鸿章所收发电报,并没有云云详细详细,如他自己说从北京回天津的历程是“初九出京,十一到津”,而上述电文则有“晨”、“早”这样的字眼,时间加倍明确,可作为李鸿章研究的质料,具有一定价值。

马关谈判听说

李鸿章到达马关的第二天,便与日本全权代表伊藤博文、陆奥宗光交流国书,睁开谈判。由此最先,各方又源源不断地向张之洞提供谈判历程的听说。中方在谈判一最先,就提出先息兵,再议约,日方不愿意,提出严苛的息兵条件,李鸿章不能接受,频频争执无果后,致电总理衙门,见告相关情形,中有“要挟过头,碍难允行”之语。总理衙门回电,赞成李鸿章的看法,说“阅所开息兵各款,要挟过头,前三条万难允许”等等。3月22日,唐荣俊即致电张之洞云:“闻廿五下昼,傅相由马关密电总署。”两天后,汪乔年来电称“和议无成,相今天回马关。上谕:要挟太甚,断难俞允,饬津沽戒严”。而实际情形没那么糟糕,清廷是恳切求和,自会退而求其次,想办法使谈判继续下去。于是,李鸿章受命弃捐息兵之议,向日方所要媾和条款。

就在这时,发生了重大突发事宜。光天化日之下,李鸿章遇刺,被日本浪人枪击受伤。第二天即3月25日,张之洞就收到多方来电专谈此事。唐荣俊来电云:“顷闻傅相在广岛坐轿中被倭奴用枪伤眼。现经倭御医治,尚未取出弹子。”赵凤昌的电文说:“合肥今早被倭奸枪伤。顷电,弹未取出,甚危。”天津海关道盛宣怀则转发马关来电,异常详细:“今午后四下钟,中堂由集会处乘轿回辕,途中被一身穿民衣倭人,用三十二号手枪击中中堂左颊眼下,幸眼未伤。该行刺者只放一响,旋即逃左近铺中,当被巡街捕拿。其弹经随带两医生会同日本行军医生细验,尚未查着。俟明晨再验其伤。虽重,未必伤命。中堂神色镇静,谈论如旧。伊藤、陆奥两大臣亲到问安,并电广岛御医诊视。其行辕左近由兵弁、巡捕镇压,尚为安靖。中堂现在埋头养神,伤势若何,当随时电知。”

这三电中,盛宣怀的来电虽然是转述的,但来自现场报道,对事宜经由、委曲所述甚详,还原了真实的历史场景,异常可信。赵凤昌的电文则将时间搞错了,把前一天下昼说成当天早上,还强调了李鸿章的伤情。这天深夜,他又讲述说“闻合肥已故”,12个小时后的26日中午更正为“确闻合肥伤重,尚无碍”,还说“顷见马道来电,倭索先以榆、津让彼作押,再息兵媾和,月内初可回”。就此可以看出,对于这一热门事宜,赵凤昌异常敏感,时刻关注,一有风吹草动,即快速讲述给张之洞,正由于此,难免前后矛盾,不够准确。而这是一种真实的社会反映,舆论汹汹,传言甚多,体现了种种庞大的论和谐心态。

28日,张之洞致电台湾巡抚唐景崧,其中谈到“合肥被倭民潜以枪击伤颊,弹尚未取出,不知无碍否,公知之否?闻所议要挟太甚,不详何事。惟闻欲以津关作押,再息兵媾和,真狂悖也”。这段话注释张之洞对李鸿章被刺的状态也不是很领会,他的认知来自上述各方来电,其中最后一句即是凭据赵凤昌26日中午的电文。可见,张之洞需要大量信息,而这些信息确实对他有用,他据此判断时势,形成看法,揭晓意见。

李鸿章遇刺后,天下舆论哗然,日本政府深怕形势对己晦气,若是不接纳妥善措施,生怕发生难以预料的效果,于是迅速决议赞成中方的息兵请求,并于3月30日与中方签署息兵条约。第二天,各方给张之洞来电均为这方面内容。盛宣怀说“傅相现议息兵廿一天,徐议条款”,并提到李鸿章身体恢复情形:“创口渐生肉,但子入骨缝难取出。”赵凤昌则直言 “顷传有息兵之说”,但“闻倭议院不欲和”,生怕他们“要索不遂,仍有战事”,提醒说“我不可为盼和所误”。随着李鸿章将息兵条约发给总理衙门,内容为人人所领会,于是发给张之洞的电文就对照确切,大致相同。如唐荣俊来电称“顷闻傅相被伤之弹子仍未取出,现与倭廷商议,除台湾外暂停仗务廿一日”,赵凤昌的则云:“顷闻合肥已与倭议定息兵三星期,台湾不在息兵地内云。”两者基本重复。

签署《马关条约》

息兵条约签署后,媾和谈判继续开议。应李鸿章要求,日本于4月1日提出和约全款供中方商酌,并限期回答。于是围绕条约内容、签署及相关反映,各方又纷纷给张之洞去电,提供种种新闻,真假混杂,难以判别。下面主要以赵凤昌的来电略作剖析,以见一斑。15日,赵凤昌告诉张之洞:“闻和议今日签字,辽东牛庄归倭,偿费二百兆,全台作质云。”越日,他对赔偿费作了更正:“顷传单偿费系一百兆两。”前一天所据是听闻,第二天则为传单,可见他的新闻泉源不正规,因此两则电文均有误。实际上《马关条约》是17日签署的,比赵凤昌听说的晚两天,他所言条款内容应是上述日方4月1日提出的条约初稿。该初稿共11款,主要内容为割让奉天南部、台湾和澎湖列岛,赔偿日本军费3亿两等,赵凤昌讲述的都不准确。

很快,他又获得一个和约六款的版本:“闻和款六:一、高丽自主,二、倭所得地均为倭所有,三、辽河以东地割归倭,四、台湾亦永远割归倭,五、银一百兆两,六、中倭团结以备战守。又顷闻西人言,合肥签字后,昨晚自杀云。”但这时张之洞已收到盛宣怀来电,盛电云:“李相创口渐愈,子未取出,约已定廿三画押,即回津。辽东至营口、又全台均割,赔款三万万,姑安旦夕,后事若何得了。”以是他胸有定见,不完全信赖赵凤昌所言,专程在赵电文上作了两处批注:一是在“五、银一百兆两”边上写“亦恐不确,须凭盛电”,另一在“合肥签字后,昨晚自杀云”旁边批“此不确,廿三方签字”。

4月17日《马关条约》正式签署的那天,赵凤昌又向张之洞提供一个洋人的和约版本:“今洋电和款无’倭所得地为倭有’三条,而辽东以鸭绿江、九连城直画至西在四十度以南归倭。又开通商口岸五处,京城为一处,又准倭在华设织布厂,此外尚有条款。闻倭已派亲王为台湾总督,和约明日巳刻交流,合肥午刻即回云。”这个版本实在也不可信,与《马关条约》收支很大,可张之洞也没能获得条约全文,以是只在该电文上改了一个笔误,将第一句中“三条”的“三”改为“一”。由于“和议极秘”,详细条款未予公然,致使听说和谣言满天飞。18日,赵凤昌来电:“顷传单,广州造反,约四月朔起事,绅富已多迁港。另闻和款通商,江宁在内,约订三星期盖国印云”。电文中“广州造反”等系谣言,“和款通商”云云不确。越日,赵凤昌再发来和约条款及听说:“闻合肥明日可抵京,和款开五口,系北京、河南、四川、梧州、肇庆,又各口立租界,在中设厂制造倭货,减厘三成。威海刘岛偿费清交还。闻内意有不允换约之说,已有密旨与王藩向俄密商云”,最后他谈论说:“和款云云,必有变局,战事紧矣。”这则电文和款的内容均为不实之词,但张之洞仅在倒数第二句“王藩”旁批注:“不确”两字。可见,张之洞对《马关条约》内容仍不清晰,所知异常有限。

尽管云云,从赵凤昌等的来电中,张之洞领会到《马关条约》是异常屈辱的不平等条约,大量割地,巨额赔款,驻兵通商,将给中国造成极大的损失和危害。有鉴于此,4月20日,他致电总理衙门,枚举上述种种,请代阻和议。但电文中所举条款,许多不见于《马关条约》中,有学者下结论说“之洞电中之言,殆由于误听蜚语”。此语虽然有理,但失之简朴。缘故原由正如上文剖析的“和议极秘”,连贵为封疆大吏之首的张之洞都不知详情,遑论他人。那时社会上“所得条款出自钞传”,难免张冠李戴,以讹传讹,听说纷歧。为此,张之洞曾照抄一份致电盛宣怀,询问“以上各条是否简直,此外尚有何款,切恳即速明晰电复”,但盛宣怀并没有电复,张之洞只好据各方来电揭晓议论,失足自是难免。由此,不难看出张之洞所收各方来电,一方面临他有用,帮他不少忙;另一方面如实地保留了种种传言,有助于领会和研究那时的社会。

《马关条约》中有割让台湾给日本的条款,引起台湾民众的不满和反抗。赵凤昌的来电中也有涉及。4月25日,他致电张之洞,其中有“闻台湾民因和款哄至抚署开枪炮,中军枪毙,兵民互有损伤”一事。张之洞得知后,很受惊,命他再详加领会,是否属实。27日,赵凤昌回电说:“查台事甚确,系西皮党人抚署被放枪弹甚多,克日稍安”此事,唐景崧在26日向总理衙门电奏“台湾克日情形”时提了一笔,说是台湾割让给日本的新闻传出后,有台湾莠民乘隙作乱,突入抚署,已被镇压。不管唐景崧所言是否对真相有所遮盖,但印证了赵凤昌情报准确,所言不虚,台湾确实是发生了巡抚衙门被打击之事。

结语

历史无时无地不在发生,人纵然在现场,也无法捕捉所有第一手资料,还原历史真相。由于历史由无数细节组成,人不可能巨细靡遗,所有掌握,就像盲人摸象一样,他所领会的永远只能是局部。以是,人们所留下的历史信息载体片面、不系统,而且这些历史信息照样他们择取的效果,既含主观性,又带个体性。总之,具有很大局限,但无论若何,它们能够留存下来,便能体现它们的价值:既是历史文献,可供搜集、整理和判别,用以追寻历史真相;又是史学作品,能够被用来剖析它们是若何制作、天生的及其背后的故事。

张之洞档案中有关马关媾和的各方来电即可作如是观。一方面可作为文献资料展现历史事实和真相,再现那时面临这一重大事宜时的社会反映和舆论;另一方面它们也是个体文字誊写的合集,针对同一个读者张之洞,目的是为他搜集种种情报。那时传言纷歧,真假难辨,这些来电者都要举行甄别,既要推测张之洞需要什么、兴趣为何,又要只管提供可靠有用的内容。因此,他们各显神通,竭尽所能,以取阅张之洞。像汪乔年、唐荣俊等是张之洞下属,具有官员身份,能够接触到官方内部信息,因此他们的来电内容对照正规,基本可靠,但他们不太领会张之洞,大多只能就事论事,如实陈述,且有话则说,无话不谈,显得死板单调,平铺直叙。

而赵凤昌原为张之洞知己幕僚,贴身相处10年,对张之洞异常领会,后因故被免职回籍,在上海定居。上海五方杂处,信息灵通,赵凤昌与三教九流均有来往,信息渠道多元,中西兼收,官方和民间并蓄,而且他还能据此揭晓谈论,提出建议。相比之下,他来电的优点是信息量大,内容丰富,有自己看法,瑕玷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以是张之洞会就赵凤昌的来电举行批注,指失足讹,显见他是至心喜欢,很有兴趣,故兴之所至,信笔涂取。由于张之洞主战,李鸿章主和,两人政见差别,相互指斥,心存芥蒂,赵凤昌深有领会,因此他提供给张之洞的信息中带有一定的民族情绪色彩,通常日本的、李鸿章的内容,或示意憎恨,或多为负面。

总之,张之洞档案中有关马关媾和的各方来电虽然细小噜苏,良莠不齐,但均为即时纪录,包含了大量细节,内容丰富,现场感强,呈现出历史的庞大性和多元面相,颇具价值,值得探讨。

,

Allbet

www.czsjhf168.com欢迎进入欧博平台(Allbet Gaming),欧博平台开放欧博(Allbet)开户、欧博(Allbet)代理开户、欧博(Allbet)电脑客户端、欧博(Allbet)APP下载等业务。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Sunbet_进入申博sunbet官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 Copyright © 2002-2019 Sunbet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