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儿女的篮球梦——张磊的“教练进修之旅”

新加坡telegram群组www.telegram8.vip)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飞机群组内容包括telegram群组索引、Telegram群组导航、新加坡telegram群组、telegram中文群组、telegram群组(其他)、Telegram 美国 群组、telegram群组爬虫、电报群 科学上网、小飞机 怎么 加 群、tg群等内容,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电报频道/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

,

[新2]05月09日讯 今日,CUBA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官方发文,讲述内蒙古师范大学男篮主教练张磊的故事。

文章写道一名教练为了学习知识能有多拼?

2400公里,是内蒙古自治区的东西长度,黑、吉、辽、陕、甘、宁、晋、冀,与它接壤的省份数量全国最多。如果不是甘肃的阻隔,它甚至可以以一己之力“沟通”大兴安岭和库姆塔格沙漠。与地理上的磅礴气势相比,内蒙篮球在国篮版图上的存在感却微乎其微。

这当然与自治区男女篮在1988年的解散有关系,因为它不光导致内蒙篮球在最高竞技舞台上的彻底消失,也使得一些有志于篮球的年轻人远走他方,巴特尔、德勒黑、董瀚麟都是这种情况。一直到2019年内蒙古女篮重返篮坛,内蒙古没有职业篮球俱乐部的历史才得以终结。

篮球基础薄弱是事实,但这里的篮球人从未停止过探索。包头三十三中男篮主教练许树军,是众多CUBA名帅提起来都要竖大拇指的人物。大学层面的代表,则首推内蒙古师范大学,这支球队在主教练张磊的带领下,2017年首度打进CUBA全国赛,之后几年间仅在2019年缺席过一次——而它甚至连高水平运动队的招生资格都没有。

为访名师,他两年多去了26次泰安

张磊,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名字,放在花名册里老师绝不会感兴趣的那种。他的球员经历,和名字一样普通,高中时期的最好成绩,是代表呼和浩特铁一中拿到的自治区第4名,大学时期只是天津体育学院运动训练专业的普通学生,如果以现在的标准去衡量当时的自己,他觉得“要比自己队员们的平均水平低一些”。

2004年,张磊成为内蒙古师范大学的一名体育老师。2008年,他从助理教练改任主教练,开始独立带队。内蒙师大男篮成立于1983年,也正是在那一年,内蒙古男篮在“五运会”上斩获历史最好成绩——乙组第二名。内蒙篮球相比内地是弱势,而内蒙师大在自治区内也总是被内蒙古农业大学压一头。

教练年轻没有经验,球队底子也不厚实,可以想象这样一支队伍打进全国赛得有多难。

招生是最大的先天的困难,当然,这是许多弱势高校共同面临的问题,但内蒙师大的制约因素明显更多,不光外省的好苗子收不进来,本省的也往往不会来投效。张磊手下只有二级运动员,一个“一级”也没有。

不过,也有很多经验表明,招生的劣势,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用训练、管理来弥补的。张磊知道,自己固有的那点专业知识,是远远不够的,他必须努力去学。

他看书,“家里书房里到处都是篮球书。”2012级的老队员孙月敏说,他看视频教学、看欧美篮球强国的比赛录像,抓住一切机会去参加教练员培训班,大体协的、篮协的,他都不放过。呼市当地没有好的教学资源,他就往外跑,在天津工业大学,他认识了在那里辅佐时任主教练魏立宇的李乃敏,这让正在瓶颈期挣扎的他如同久旱逢甘霖。

李乃敏此人很不简单,球员时期跟蒋兴权做过队友,退役后搞青训搞得有声有色,李晓勇、王仕鹏、周鹏、孟铎、吴迪都出自他的门下。后来受邀到山东农业大学执掌教鞭,张磊求知的脚步就从天津追到了泰安。

“李导那会儿60来岁,特别敬业、特别认真,从训练开始到结束都富有 *** 。”张磊回忆说,“每次训练都有训练计划,对队员的要求列得很细致,这一点对我触动比较大。”等李乃敏训练完成或者吃饭的时候,张磊总要找机会跟他学上一招半式,时间久了,工作习惯上就有了李乃敏的影子——比如他那攒得老高的训练计划。

那时交通不像现在这么便利,要想去泰安,张磊得先坐一晚上慢车到北京站,第二天早上再到北京西站转乘高铁。麻烦是有点麻烦,可为了学习,他没什么怨言。据他不完全统计,学习再加上比赛、交流、招生,他竟然在两年多时间里去了泰安26次!

大中锋连进7个三分的秘密

张磊学到很重要一点细节,细节,还是细节。一个简单的交叉步,一个简单的接球、放球,他都恨不得拆解成无数个小片段,讲给队员们去听。这些“最慢的、最不出活儿的东西”,他总是乐此不疲。

以结果倒推原因,想必张磊对队员潜力的挖掘,是比较成功的。

就拿来自赤峰的大四队员张嘉麟来说,作为中锋的他刚入学时完全没有三分,在时代的感召和张磊的鼓励之下,他规定自己每天加练300个三分,“张老师说了,‘好都是自己的。’”的确,别的东西或许会失去,但一手过硬的本领,谁也抢不走。日积月累,张嘉麟把射程延伸到了三分线外。

张磊呢,则“因地制宜”,把一个终结方式为中锋跟进的战术,改成了外弹接球三分,后来真的在实战中派上了用场。

2021年西北赛区排位赛,内蒙师大开场被郑州大学体育学院打了一波12:0,张嘉麟前3次三分尝试均无功而返,张磊鼓励他“有了机会大胆去投,哪怕一个不进,也是好球。”张磊一贯如此鼓励手感不佳的队员,孙月敏说他是“胆大、心细”。

在教练的支持和队友无私的“投喂”之下,张嘉麟终于在第一节快结束的时候“开胡”了,再然后就弹无虚发连中7个,内蒙师大自然是后来居上拿下了比赛。

张嘉麟还不知道,其实这时张磊的甲状腺已经出了问题,只是他不愿声张,坚持着带队打完分区赛才做了手术。眼看全国赛即将临近,“大家都很担心,也在猜测,教练是不是就不带队了?”张嘉麟把这个故事当作表现师徒情义的典型案例说给我听,有一天下午,大家惊喜地发现,张磊回来了,脖子上多了条围巾,“他在极力掩饰自己生过一场大病,可我们都能看得出来。”

队员们对张磊的关心,源自张磊对队员们的关心。他的关心,不光是训练、比赛、生活上的,也包括学业,“师范类院校,起码把教师资格证考出来。”张磊说。最近,晚上投完篮队员们还得上自习,为教资考试和教师招考做准备,如果不是看过视频,你真的很难想象一群20岁上下的彪形大汉,安安静静捧着各式书本读书的样子。

凝聚力在这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晚自习是一种维系,而对于2010级的蒙古族老队员青嘎来说,凝聚力大概就是夏天训练完跟队友们坐在遨游腾超市前面的小广场上啃西瓜的日子。因为怀念,所以有了他、孙月敏、贾振宜等人还组成的“师哥陪练队”。这些,都是内蒙师大战斗力的源泉。

草原儿女,无惧无畏

随着时间的推移,张磊带队越来越得心应手。第16届联赛,他第一次率队得到基层赛冠军并连冠至今。第18届联赛,全国赛首次扩充至24支球队,内蒙师大机会来了。可那年很可惜,他们在1/4决赛4分憾负山西财经大学,关键的排位赛第一场,又脆败于西北工业大学,孙月敏、冯丰合计25中5,要知道,他们小组赛是赢过后者的。只能说,时机还没成熟,修炼还没到家。

2017年寒假,男篮的队员们照例没走,学校没给球队定什么任务,“但队员们非常自觉地备战,”与西工大一战疯狂打铁的孙月敏说,大家有一个愿望全国24强。

冬天的赛罕校区寒气逼人,田径场因为无人打理而积了厚厚的雪,但最靠里的那圈跑道却能露出橡胶的棕红色,因为那里的雪被队员们跑化了,3000米、5000米、变速200米和100米……“腮帮子都要冻掉了。”孙月敏调侃说。张磊每天都到得很早,晚上帮队员做完康复再回去,闲着没事的时候,作为队长的孙月敏还会陪张磊练练力量,“他没啥爱好,就爱打篮球。”

时间飞逝,分区赛又来了。1/4决赛,他们没什么悬念地输给了如日中天的山西大学,因此排位赛第一场面对2016年的分区赛季军河南理工大学,不容有失。但那场球并不好打,上半场结束内蒙师大反而落后3分,结果下半场开始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单节打出33:14的悬殊比分,一举扭转了局势。孙月敏砍下30分4篮板完成救赎。

内蒙师大历史性突破,成为了自治区历史上第一支挺进CUBA全国赛的球队。

第二场排位赛面对太原理工大学,已经创造队史的内蒙师大轻装上阵,一不做二不休,在孙月敏24分9篮板的引领下,他们竟然把这个王者之师给拉下了马。读高中时,孙月敏所在的巴彦淖尔一中,永远都打不过太原理工徐杰所在的包头三十三中,现在,他终于在CUBA扳回了一局。

从这一年开始,“全国赛”这张窗户纸被张磊和队员们捅破了,再也不是遥不可及的幻梦,而变成了唾手可得的现实。再回想2009年自己首次带队参加分区赛时一场没赢的灰头土脸,真的恍如隔世。“我们草原儿女,没什么可畏惧的。”张磊说。

历史就在脚下

2019年12月,第14届学运会大学组男篮预赛在山东农业大学举行,28支球队争夺11张(东道主自动晋级)决赛阶段入场券。内蒙师大再次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出战,他们先后击败四川、云南、辽宁,最终以第11名的成绩晋级。成为学运会近40年历史上,第一支打进决赛圈的内蒙古队。尽管他们在决赛圈一场没赢,但已经算是迈出了历史的一大步。

早年间有一篇火遍网络的文章,叫做“我花了十八年时间才能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开篇第一句作者这样写道“我的白领朋友们,一些在你看来唾手可得的东西,我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从篮球弱省到全国12强,不难想象内蒙师大要经历多少次“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张嘉麟、青嘎们要加练多少次投篮和力量。这一切的一切,就是为了到国家级的赛场上去跟那些强队“坐在一起喝咖啡”。不过说起晋级时的心情,张磊延续了一贯的冷静“话风”,说道“经历了那么多,好像已经没有多兴奋了。”

跟张磊聊了许久,对于赛场取得的成绩,他似乎总是意兴阑珊,对于那些“经典战役”也是一笔带过,他本身就不是很健谈的人,总是说“涉及到别人,咱们慎重点。”唯独一件事,他用了很多时间主动向我讲述。那就是,他的球队里走出来十几个中学乃至大学的篮球教练,被他称赞“特别认真,特别能吃苦”的青嘎,就是其中之一。

青嘎在“泥土都带香”的呼伦贝尔大草原长大,他的家乡新巴尔虎右旗与呼市的路程,等于2小时大巴再加42小时火车,他很早就立下志愿改变命运,留在呼和浩特。研究生毕业之际,他在银行和学校之间有过纠结,张磊劝他,去学校才能把一身本事施展出来,“要把篮球这件事延续下去。”

后来,青嘎成为内蒙师大附中女篮的教练。两所学校离得不远——直线距离也就几百米,青嘎经常带队员去母校观摩,有时也会把张磊请到附中做指导。他学着张磊做训练计划,狠抓细节,几年下来,把师大附中女篮带得有声有色,去年甚至打进了自治区前三,也有队员被中国矿业大学、南京大学这样的名校录取。

回过头来说,张磊跟泰安这地方真是有缘。2016年底,第13届学运会大学组篮球预赛,同样是在泰安。有一天趁着轮空,张磊突发奇想,要带着队员们到泰山祈福。内蒙古没有这么高的山,他想带着队员感受一下。“再一个,”张磊笑出了声,“拉拉体能。”

那天晴空万里,他们从中天门向上攀登,队员们很快就把张磊和已经退役并临时担任助教的青嘎甩在了后面。青嘎喘气喘不匀了,腿肚子也发软,他看了一眼张磊,想从他眼睛里寻找“撤退”的信号,可是一无所获。“好吧,继续爬吧。”这位名字里带有“刚毅”之意的年轻人这样想。

到了中午,一行人终于爬到了岱顶——观泰山日出的最佳位置,他们站在那里极目远眺,视线掠过层层的山峦和广阔的原野,被送到很远很远。青嘎来了兴致,他坐在崖壁边缘,把脚悬在半空,找师弟帮他拍了张照片。那天,他看到了完全不同于呼伦贝尔大草原的另一种壮阔。

来源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